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故劍情深,似假似真

今天上班的時候,偶爾還是想起了許平君,看雲中歌,我一直注意孟玨,一直注意雲歌,一直欣賞劉弗陵,一直不待見劉詢,一直對劉賀又愛又恨,可是在他們一堆人中,我唯獨忽略了許平君。
  也許是因為許平君剛出場時的潑辣直爽,完全是一個鄉野女子,相比起來我更喜歡雲歌,雲歌是個不染纖塵的精靈,又很聰明,很善良。雲歌一直把許平君當成最好的朋友,可是許平君因為劉病已,一直不信任她,而且為了能和劉病已在一起,求孟玨幫忙,做了一些不好的事。那個時候我可以理解她,可是暗暗卻覺得不值得,她和孟玨都有卑微陰暗的靈魂,為了微小的心願可以不計代價的付出一切,不過那個時候,孟玨還是溫潤君子的樣子,可是許平君的不顧一切,卻讓我歎息。
  許平君和劉病已成親後,她變成了一個安靜平和的女子,守著丈夫和孩子,依舊釀酒為生,平安喜樂的生活。當劉病已的身份被揭開,他原來是衛太子劉據的孫子。漢昭帝劉弗陵以大度和寬容接納了他,並讓他認祖歸宗,他真正的名字是劉詢,之後他成為了侯爺。
  許平君在孟玨的開解下,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,之前她一直嫉妒雲歌,因為雲歌和劉病已懂的那些東西,她都不懂,他們都懂琴棋書畫,他們都懂弦外之音,他們都那麼聰明,而她作為劉病已的妻子,卻被排除在他的世界之外。
  孟玨的一番話讓她恍然大悟,孟玨說,雲歌既然當初退讓了,如今自然不會去追尋,她讓著你,可是她懂的那些東西,別的女子也會懂,若他遇到了,她們也會讓著你嗎?你要做的不是把別人都趕出他的世界,而是走進他的世界,那些東西,你若想學,問雲歌就可以,我也會很樂意教你。
  然後便是那次眾人遊湖,你作的那首詩,我以為我根本就沒有在意,其實我是有暗贊的,你曾在宴席上跟雲歌學習的那些規矩,看你舉手投足間的高雅,我也是暗贊的。
  可是我真正喜歡你,是在第三部,第三部的你,是一個脫胎換骨的女子,是一個破繭成蝶的女子,一點都不比雲歌遜色,甚至更美。
  我看到劉詢故作的什麼旨意,故劍情深,尋找微時的一把劍,他明明是在用你的安全在換取自己天子的獨權,他為了抵抗霍光,竟不顧你的生命危險。
  我一直知道他不愛你,可是我還是忍不住心寒,可是你竟義無反顧的說他在朝堂上被霍光牽制,他需要一個家,一個休息的地方,你願意做他身旁的一把劍,護他左右,從你嫁他的時候,你就決定與他共進退,你相信他也會保護你,因為你是他的妻,那個時候我真的是又心疼又難過,因為我知道,他保護不了你的,或者他根本就不在乎你。
  當他有了別的妃子,開始疏遠你時,你也認命了,你知道以後也就這樣了。
  當他有一次露出曾經的樣子時,你竟恍惚中還覺得他是你的病已,你情不自禁,喜不自禁,可是不是了,我知道。
  當年少的事情被翻出來時,他狠狠的刺痛了你,他毫不留情的抹掉你對他一切的好,你所有的深情,濃烈的愛,都被他踩在腳底下,我的心也痛著,恍惚中竟覺得他比步步中的四爺還狠,又冷笑,自古君王不是最無情嗎?
  你說你可能不相信自己的夫君,可是你相信雲歌,那時候我真的很開心,你真的沒有辜負雲歌,她對你的那些好值得,別人誤會她和劉詢偷情,可是你沒有。
  你夜跪昭陽殿,求他救雲歌,看到美景時,知道最該攜你手的人不會再陪你看美景了,你明白若不是當年自己強行掬水,何來今日雪地下跪,人生得失看似隨機,其實都是自己一手造成。與其為昨日的因自懲,不如為來日的果修行,你微微笑著,摘下發髻上的簪子,在雪地裏開始畫眼前的美景,還微微笑著,該寫個什麼詩配這美景。
  當他清晨起來,以為會見到一個滿面愁容的女子,可是見到這樣的你,他怎能不怒。
  他就像是你肩頭落下的雪,那麼不起眼,你雖謙卑,卻不畏懼,你有了自我,有了驕傲,你不再把他當成你的全世界。
  那次城牆下,你和霍成君沒有硝煙的戰爭,你平靜的訴說自己的過往,你不介意自己是根麥草,而不是水仙牡丹。
  你為有征夫家庭的女人想了最好的生存法子,讓她們做的絲綢可以拿進宮賣,和宮中一個價,繡工好的還可以進宮做繡娘,你用自己的過往,告訴大家。女人不比男人差,我們有手有腳,也可以養活自己和孩子,也可以很會賺錢,你讓那些征戰沙場的戰士再沒有後顧之憂。
  那時劉詢眼中你看不懂的目光中,應該也是有驚訝和讚歎的吧。
  可你不想去探究了。但你還是愛他的,你以為你可以守著和他以前的回憶在椒房殿裏過一生,可是也成了奢求。
  最後你從孟玨那裏知道,原來害死劉弗陵的是他,他還利用了你,讓你不要繡荷包,繡香囊。
  劉弗陵對雲歌一往情深,至死不悔,孟玨對雲歌情深似海,付出一切,可是他對你。
  他不愛你,他在當初將要娶你的時候,就覺得就算舉案齊眉,到底...
  他還貪戀雲歌,覺得自己的生命中獨缺了一段天上人間的旋旎風光,他習慣性的忽略你,看輕你,總覺得你不會離開,你就像他身邊的一個影子,從小到大,一直在你身旁。
  最終你離開了,帶著痛苦離開了這個世界,你知道了真相後,一直只專心打理繡坊,管教自己的孩子,你要搬出椒房殿,和他大吵一架。
  最終你動了胎氣,霍成君還在這個時候氣你,說出當年和劉詢初見時的情景,那時你身受重傷,劉詢卻和她在上元佳節遊玩逛街,還送她一盞宮燈,有八個面,她拿給你看,上面是嫦娥奔月,劉詢說嫦娥的容貌也及不上她的萬一。
  我不知道當時的他是幾分假,幾分真,可是我想,當時的你一定是撕心裂肺,心神欲碎。也難怪雲歌說那年,霍家雖不是沖著姐姐,可是姐姐卻因為霍家差點死掉,髮妻在家中養病,劉詢竟和霍成君,他與姐姐的夫妻恩愛原來自始至終全是假的。
  這種苦楚你如何承受,你的一往情深是多麼可笑。
  最終你難產離開了這個世界,劉詢在最後終於明白,你對他的重要。平君,你已不肯再為我撿柴了,是嗎?
  我冷笑,他把你傷到如此,還要怎樣。
  你為他付出了整個青春,整個人生,你的心那麼真,可是他不珍惜,你情深意重,他卻如此殘忍,最後你的心死了,對嗎?不要再難過了,不值得。
  最後他似乎也不太好過呢,他有很多別的妃子和孩子,可是他說自己是孤家寡人,他看著你們曾住過的屋子,看著你為她縫過的衣服,所有的心思,讓我突然覺得曾經的你,曾經財迷的你,潑辣的你,不拘小節的你,勤勞的你,懦弱的你,愛的卑微的你,竟也是那麼可愛。
  可我更喜歡現在的你,勇敢,堅強,獨立,聰明,清醒,成熟,我願意做一個這樣的你,破繭成蝶的你。
  他最終念著你,看著你們幾個許下的心願,落下了幾滴淡淡的淚。
  他也終於放下了雲歌,甚至連她的心願都不願看,他不想再打擾她。
  或許再來一次,他依然會這麼選擇,因為他害怕了那樣的認命,他的人生已經被人擺佈過一次,他不要再被擺佈。可是最後他終於懂了,他曾經以為自己渴盼的是配得起夢中雕欄玉砌的雅致絢爛,因為遙不可及所以越發渴望。他一直以為得不到的雅致絢爛才會讓他念念不忘,卻不知人間煙火的平實溫暖早已經刻骨銘心。
  他忙著在雕欄玉砌中追逐,太害怕一個不留神就會再次跌入平乏的人間煙火中,根本沒精力,也不想回頭。
  最終他的故劍情深或許才有幾分真的吧,可是,平君,你已經不會回來了。
  後記:歷史上是有許平君這個人物的,是漢宣帝的妻子,可是我不讀書,不知道。歷史上也有故劍情深這個故事,不知道有幾分假,幾分真。
  百度上說在劉詢落難時,許平君對劉詢不離不棄,當上皇后之後,細心打理後宮,而劉詢能夠力排眾議立平君為皇后,還能為其報仇。對於許平君來說,相比班婕妤、衛子夫等人,她已是十分地幸運。
  我不禁苦笑,但願都不是真的,可是很真。
返回列表